| | | 百度

日本“退群”!为什么他们还是无法放弃“吃鲸”?

发表于  2018/12/29 06:30   约15分钟

当地时间2019-10-18,日本大阪,专供鲸鱼肉的餐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当地时间2019-10-18,日本大阪,专供鲸鱼肉的餐馆。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据法新社及日本共同社最新报道,日本宣布退出国际捕鲸委员会,将在2019年7月重新开启商业捕鲸活动。

  早在2018年的9月10日,在巴西召开的国际捕鲸委员会大会上,日方就曾提出要恢复商业捕鲸。但国际捕鲸委员会以41票反对、27票赞成的投票结果,否决了日方的提案。

  有专家分析,正是由于支持捕鲸与反对捕鲸的国家无法达成一致,日本担心影响自己的商业捕鲸活动,索性“退群”了之。

  此前,日本就有试探性动作,表达过退群的意愿,当时即遭到了多国的抗议。

  澳大利亚海洋保护协会首席执行官达伦·金德利塞兹表示,日本“退群”意味着“背弃国际社会”,“会给其他国际条约或公约开一个非常危险的先例”。

  新西兰鲸类和海豚信托基金代表利茨·斯洛滕说,如果日本退出,可能在国际捕鲸委员会引发严重后果:一些国家或许会效仿,这一国际组织可能分裂。

  许多网友也表达了担忧——No whale is safe (没有一条鲸鱼是安全的)。

QQ截图20181228104407

  为什么大家的担忧与谴责如此强烈?日本又为什么非要“退群”捕鲸?库叔今天就来讲一讲。

 

数量巨大

 

  大家的担心并不是空穴来风。

  日本是如今仅有的3个捕鲸的国家之一,另外2个国家是挪威和冰岛。但日本捕鲸的数量之大,手段之残忍,引得众多国家的谴责。

  1951年,日本加入国际捕鲸委员会。1986年,委员会通过了《全球禁止捕鲸公约》,禁止商业捕鲸,自此世界上大多数国家都停止了商业捕鲸。然而从1987年起,日方就利用公约漏洞,以“科学研究”为名持续在南极和西北太平洋等海域大量捕鲸。

图为公约部分内容,其中提到,可以为科学研究需要适当捕鲸 图源:瞭望财视客

图为公约部分内容,其中提到,可以为科学研究需要适当捕鲸 图源:瞭望财视客

  依据日本政府自己的统计,从1980到2010年的30年间,日本共捕获了各类鲸鱼40多万头,占全世界捕鲸总量的80%以上。

  与之对应的,是寥寥无几的科研成果,以及被冰冻起来或摆上餐桌的鲸肉。

  由于日本“钻空子”的行为太过明显,2014年3月,联合国海牙国际法院裁定日本在南极的定期捕鲸活动并非出于“科研目的”,应当停止。

  给出的依据就是,2005年到2014年的9年间,日本以“科研捕鲸”的名义捕捉了3600头小须鲸,并致其死亡,但经过同行评议的相关论文只有两篇,研究结论也仅仅得自9头小须鲸的解剖结果,这与遭捕杀鲸类的总量不成比例。

  对此,日本暂停了2014年底至2015年初的捕鲸活动。你以为日本会有所收敛吗,并不是,2015年末,他们的捕鲸船队更换新名头重返南极海域,捕杀的行为更是变本加厉。

  根据国际捕鲸委员会的统计数据,2016年到2017年的捕鲸季,日本在全球共捕杀了488头鲸。这些鲸鱼里面,只有38头来自日本近海,其余均来自南极海域和西北太平洋。

  2018年6月,英国《独立报》报道称,日本在最近一次南冰洋(也叫南大洋或南极海)捕鲸行动中,共捕杀333头小须鲸,其中122头是怀孕母鲸,114头是幼鲸。要知道鲸鱼2-3年才生育一次,小须鲸的妊娠期为10个月,通常每次只产一胎。

  日本研究者辩称,猎杀这些小须鲸是为了对鲸脂和其胃内容物的数据进行收集,此项目符合《国际捕鲸管制公约》的规定。

  《卫报》对此质疑道:科学家们表示,在研究中运用“致死性取样”的方法是没有道理的。技术允许科学家们在不杀死鲸的情况下开展鲸类的追踪和识别、收集DNA样本以及食性评估研究。

  有环保组织对致死类和非致死类研究方法进行了对比,再加上上文提到的两篇论文,狠狠“打脸”日本所谓的“科学捕鲸”。

  国际人道协会高级项目经理维尔贝洛夫(Alexia Wellbelove)十分直白地评价到:“122头怀孕母鲸被捕杀,这是个惊人的数字,并暴露出日本捕鲸的残忍性。在非致命性方法已经足够用于科学需求的情况下,日本的捕鲸行动本质上极其可怕,并且毫无必要。”

手段残忍

 

  除了假借科学、数量巨大,维尔贝洛夫提到的“手段残忍”,也是日本备受谴责的另一大原因。

  日本捕杀鲸类的方式极其残忍。

  船队进入目标海域后,根据鲸喷出的潮柱形状,高度等特征判断出鲸种,迅速驶近鲸体,同时炮手将爆炸性的斧榴弹鱼叉装入炮膛,达到射程以内后瞄准鲸鱼的要害部位射击。

  射中鲸体以后,斧榴弹会在鲸体内炸裂,叉爪伸开,迅速放出拖纲,捕鲸船根据鲸的游速,调整船速追随。待鲸鱼失去反抗能力后,收绞拖纲将鲸体拉进捕鲸船,随后进行现场分割,血流满地。

图为日本捕鲸船“勇新丸”号在捕捉一头鲸鱼,捕鲸炮击中鲸鱼身体后,血水四溢 图源:法制晚报

图为日本捕鲸船“勇新丸”号在捕捉一头鲸鱼,捕鲸炮击中鲸鱼身体后,血水四溢 图源:法制晚报

  上文提到的333头小须鲸就是被绑有30克斧榴弹的鱼叉击中,拖上船的。

  还有更令人触目惊心的事实:斧榴弹鱼叉插入鲸鱼体内后,仅有50-80%的概率会一击毙命,也就是说鲸鱼有很大可能是在折磨中痛苦死去

  种种血淋淋的事实,让思客君想起了2009年的纪录片《海豚湾》中,日本对于海豚的捕猎与虐杀。关于该纪录片还有一个插曲——主演理查德·奥巴瑞(Richard O’Barry)在2016年时想再次入境日本调查海豚现状,在机场被拒绝入境并遭到扣留。

  【注:从物种上讲,海豚同样为鲸目,因此广义上海豚也可以说是一种鲸。】

  如此血腥暴力又贪婪,引得国际舆论的谴责,实在不足为奇。

传统行为

 

  既然这么多人反对和谴责,为什么日本还要坚持?

  许多日本人说,捕鲸是他们的民族传统。

  日本曾经出土过绳文时期(公元前14500年-公元前300年)的土器,上面有狩猎鲸鱼的图案,同时还找到了鲸鱼的骨头。根据推断,那时候日本北部的少数民族阿伊努人通过采集毒性植物来提取毒素,涂抹到矛器上,然后乘坐小船靠近鲸鱼猎杀。

图为日本远古时期的捕鲸图 图源:观察者网

图为日本远古时期的捕鲸图 图源:观察者网

  但是,由于捕杀难度大,鲸肉并没有成为当时人们的日常食材。日本大规模、有组织的捕鲸记录出现在室町时代(1336年-1573年)的末期,那个时候捕鲸主要是为了获取鲸油,用来制作灯油、稻田杀虫剂等。《明实录》中就有日本向明朝进贡鲸鱼的记载。据推断,15世纪日本每年狩猎鲸鱼的数量大约是800头上下。

  此后,这一行业慢慢成为可以匹敌制铜业、制铁业的国家大型产业。对鲸鱼的利用也更加多元,除了灯油,鲸鱼还被用来制作香皂、护肤品、润滑油等等。

  到了明治时期,实业家冈十郎引入了挪威的捕鲸技术,从远处发射带有渔网的鱼叉,降低了捕鲸的难度,还增加了安全性,捕鲸的效率大幅度提高。当然,这种“竭泽而渔”也造成日本近海的鲸类数量锐减,但渔民们并没有就此罢手,而是奔赴远洋。1934年,日本第一支远洋捕鲸船队驶往南极。仅1938年-1939年间,6艘日本远洋捕鲸船就在南极海域捕杀了2665头蓝鲸、3344头长须鲸、883头座头鲸和647头抹香鲸。

  二战期间,捕鲸业中断。日本投降以后,民生凋敝,食物极度短缺。在麦克阿瑟的主导下,日本重开近海及远洋的捕鲸活动。根据东京农业大学教授小泉武夫的《鲸鱼救国》,在1947年的日本食肉供给量中,鲸鱼占动物性蛋白质的46%,而在捕鲸量达到巅峰的1957年-1962年,日本国民对鲸肉的实际依赖达到70%。当时,每年约有24000多头鲸鱼被捕杀。

  这也造就了“吃着鲸鱼长大的一代”,主要是指战时或战后出生的日本儿童。事实上,除了出于猎奇而尝试鲸肉的年轻人,他们是当下鲸肉的主要消费者,居住在下关市的佐藤就是其中一员。

  “我小时候并不知道牛肉和猪肉的味道,如果说吃肉指的就是吃鲸肉,如果说吃培根,那指的就是吃鲸培根。”

  佐藤很喜欢鲸刺身拼盘,拼盘里包括鲸肉、鲸心、鲸舌、鲸皮,他认为这是一种怀旧的行为,因为鲸鱼“好吃,但并不让人觉得出奇”。

图为鲸鱼“生鱼片” 图源:视觉中国

图为鲸鱼“生鱼片” 图源:视觉中国

  事实上,随着日本经济腾飞,进口肉类增加,对鲸的消费量呈现出持续减少的趋势。根据英国BBC的报道,2015年日本的人均鲸消费量仅在30克左右(一枚鸡蛋大约重50克)。

  此外,《海豚湾》中有很大的篇幅在宣传海豚肉、鲸肉中含有极高的污染物,部分数值已经远远地超出了日本政府设定的极限值,而这些有机汞化合物带来的慢性中毒,极有可能使“水俣病事件”在现代重演。

  【注:水俣病事件,是1956年日本水俣湾出现的一种奇怪的病,是最早出现的由于工业废水排放污染造成的公害病。】

  可以看出,即便是传统,也走到了没落的边缘,何况还隐藏着健康危机。

选票所系

 

  除了健康危机,捕鲸业还面临着经济危机。

  2006年《朝日新闻》曾做过统计,在日本国民中,只有4%的人常常吃鲸鱼肉,有9%的人非常偶尔地吃,有53%的人没有吃过,33%的人永远不准备吃。而2002年至2012年,日本未食用而滞销的冷藏鲸鱼肉,已经翻了一番,达到4600吨。

  那么,为什么日本还要坚持大量捕鲸?

  就业及其背后的选票是重要原因。

  尽管捕鲸业创造的价值在国民生产总值中的比例较低,但是衍生出来的产业链是十分庞大的,仅太平洋海域日本就有捕鲸船1000多艘、捕鲸工人10万人。如果日本全面放弃捕鲸的话,这些人将会失去赖以谋生的手段,这对于失业率居高不下的日本来说,是巨大的冲击。

  此外,从事农林渔牧的民众是目前执政的自民党的重要票仓,如果动摇了他们的生计,支持率自然会走低。

  事实上,日本不仅不会放弃,还一直在扶持捕鲸业。

  日本现在进行的所谓“科研捕鲸”,国家是出经费的。“科研捕鲸”由农林水产省和下属部门水产厅负责,一般情况下,他们都将这项任务委托给日本鲸类研究所进行操作。

  据统计,2005年后的10年间,日本国库向日本鲸类研究所提供了约80亿日元(约4.9亿人民币)的税金。

  而根据2015年环保组织给日本政府的一封联名信的信息,日本政府给予“科研捕鲸”的补贴额度为31亿日元(约1.8亿人民币),除此之外,捕鲸行业还会收到来自日本渔业局高达45亿日元(约2.6亿人民币)的“有益于渔业”项目的补贴,以“振兴日本渔业”。

  除了以上种种,日本政府甚至挪用过灾后重建的资金用于所谓的“科学研究”捕鲸。

  2013年3月,《朝日新闻》报道称用于帮助“3·11”地震和海啸受灾民众的“复兴预算”中,超过1000亿日元(约62.4亿人民币)没有用于灾区重建。其中,有22.8亿日元(约1.4亿人民币)用于加强捕鲸船队的安全保卫,以备在南太平洋海域与反捕鲸环保组织“海洋守护者”周旋。

  就业与选票双重夹击之下,让日本放弃捕鲸业,很难。

国际博弈

 

  当下,日本国内的一些学者认为,捕鲸业的发展关乎国家安全

  他们认为,西方国家反对日本捕鲸是为了扼杀日本,他们设置的商业捕鲸禁令,其目的并不是出于纯粹的环保主义要求,而是试图在政治经济上遏制日本。

  拿行动最积极的美国来说,主要是为了让日本在粮食上对美国产生依赖感,增加牛肉的出口,从饮食文化上同化日本。

  日本的某些保守势力对此深感忧虑,他们认为,日本人就应该保持吃大米与海鲜的传统。而现在年轻的一代却日益习惯于吃面包、牛肉,这会影响日本的民族意识,最终导致日本的粮食安全受制于欧美。

  因此,日本人觉得,我们捕鲸,不是为了眼前利益,而是危机意识的体现。

  日本的一些大型捕鲸公司经常会联合当地学校,邀请学生观看鲸鱼解剖过程,用来向下一代灌输日本的饮食传统与捕鲸业的“光辉历史”。

  除了所谓的岛国危机意识,还有海洋权益的博弈。

  捕鲸与其他海洋资源之间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日本不放弃捕鲸,也是想以此为筹码,保障自己的渔业政策,争夺乃至控制海洋资源,尤其是南极地区的海洋利益。

  这种诉求与政治目的,在日本经常派遣军舰保护捕鲸船赴远洋捕鲸等行为中,可窥一二。

  但是日本人没有意识到,任何一个民族、国家的所谓生存和发展,都不是破坏人类共有的自然资源的理由。

  美国科学院的一份研究报告指出,日本的捕鲸活动已经对太平洋与南极海域生态系统造成了破坏,由此引发的连锁反应导致很多海洋生物减少、甚至灭绝。

  具体来看,日本无节制的捕杀,直接导致鲸鱼种群的减少,座头鲸、小须鲸等珍稀鲸类已经濒危乃至灭绝,在很多海域中不复存在,而全球13种鲸鱼类型中,至少有5种处于濒危状态。

  美国阿拉斯加大学海洋生物学家普林格教授指出,须鲸的大量减少导致处于食物链顶端、以这些须鲸为食物的虎鲸改变了猎食属性,捕食目标逐渐转向食物链下方的海狗、海驴、海豹、海獭等。由此可以认定,捕鲸活动导致了海洋生物链的复杂连锁反应,引起了某些海洋物种的减少。

  【注:海驴,即北海狮,是海狮科中最大的一种。】

  普林格教授还悲观地认为,大规模过度地捕杀鲸鱼已经给海洋生物链造成了无法想象的冲击与破坏,要使这些濒临灭绝的海洋物种恢复到从前的生态水平,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知道日本何时从梦中醒来,担负起应有的国际责任。

  (来源:瞭望智库,作者:谢芳,编辑:马宇聪)

 

2019-10-1857

2019-10-1841

70 位网友推荐了本文

3389 次阅读    0 次回应

专家

思客精选

为读者提供最有价值的观点 /  351 篇文章

+ 订阅

所属数据库

热点

最新鲜,最热辣的时事评论。无惧冲突辛辣,只忧平庸逐流。

+ 订阅

回应

登录评论

您还能输入 300 字

发送

思客

日本“退群”!为什么他们还是无法放弃“吃鲸”?

您可以添加如下代码,然后复制粘贴到你要引用的网站下

预览

日本“退群”!为什么他们还是无法放弃“吃鲸”?

为什么大家的担忧与谴责如此强烈?日本又为什么非要“退群”捕鲸?背后的原因很复杂。

010020040520000000000000011103170219540351
?
我的书签

扫码关注思客

意见反馈
百度